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保健产品 > 钟南山:保健品和化妆品等灰色地带产品应好好监管

钟南山:保健品和化妆品等灰色地带产品应好好监管

时间:2018-07-25 21:0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原标题: 钟南山:保健品和化妆品等灰色地带产品应好好监管

钟南山:保健品和化妆品等灰色地带产品应好好监管

  钟南山院士致辞

  

  摄影 法制网记者 罗荣

  

  各位领导、各位同道,大家早上好!我刚才听了几位领导,包括副省长、司法部各位领导的讲话还是很受启发,因为我本人是一个医生,所以对老百姓的健康安全方面是非常关注的,我记得第一届是在石龙开会,当时邀请我去,我当时就很愿意,因为我觉得大家干得是好事,而且我感觉规格越来越高,而且省长、司法部、公安部、检察院、法院、法制日报都来了,说明国家对食品药品是非常重视的。

  我的发言时间不长,也没有做PPT,讲讲自己的想法。

  第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最严,实际上体现了中央一个很大的决心,来做好食品药品安全工作。我自己的感觉是相对于四个最严来说都做得不够,更薄弱的是后面两个最严,一是最严厉的惩罚,还有一个是最严肃的问责。齐二药事件已经过了很多年,2006年在广州发生的亮甲菌素事件使得我想了很多,昨天晚上我跟中山三院的院长交换了意见,我说明天要开这个会议了,你怎么看?他对亮甲菌素事件是非常鲜明反衬出后头两个最严的缺陷。记得那时候是一个赵医生在4月30日发现一个病人输液以后出现反应,后来连续10个出现严重反应,最后他们医院死了13,发现是同一个输液,是亮甲菌素,这个事情我不详细讲,大家都很熟悉,这是很严重的教训,当时主要的责任人是中山三院,中山三院作为被告打了几好几年的官司,除了赔偿很多医药费以外,最后法院判定赔偿三百多万,当时负责招标的政府医药公司也赔了一些。

  这个事情让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那时候齐二药很快关闭、破产了。关闭以后,赔偿以及处罚就没有那么落实,找不到人了,我觉得最严肃的问责到底应该问谁,因为肝脏病、肝炎这些药物不是每个药都很有效,有些效果,这个药同样是的,起码没多大害处,以前用得好好的,后来因为招标办一定要用什么药,于是进了齐二药,它实际上用的是假的丙二醇,用二甘醇代替的,二甘醇是很有毒的,它超标了接近100倍,造成了死亡。最后受责备的和被告都是医院,但最主要的负责人实际上是省里的招标办,到最后招标办是一点事都没有,问问责就完了,所以这个问责制到底问在哪里,问给谁?今天这四个最严,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后来我注意到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这个事情国家比较重视。我记得当时他们的老总判了无期徒刑,后来又变成的缓期,最近又保外就医,因为他身体不好,但当时石家庄撤职了,问责就加重了,也越来越明确了。现在来说应该有这样一个非常严格的体系。我自己体会这次的会议有司法部的、公安部、法院的、检察院的、法制日报、检察院的等等,实际上是加强法治,这条对食品药品安全必须要是这样。汪洋同志说德志是标杆,法治是底线,没有一个很强的法治支撑,什么都不怕,对他们的处理也不在乎,这样是不可能把食品药品安全做好的。

  第二个看法,不管是在法治部门、执法部门还是检测部门,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灰色地带的产品,什么叫灰色地带,就是一些保健品和化妆品等等这类东西,这类东西是治疗的吗?也不是,是食品吗?也是叫保健品,但这些东西往往有很多内容在里面,往往真假难分,所谓的无害是短期无害、无用、花钱。昨天我看完门诊,一个病人说我已经花了十几万,吃了灵芝孢子粉,怎么我还是这样?我说你爱吃就继续吃吧,如果按照我的意见,你别吃了,我看不出它有多大的好处,我不是否定灵芝孢子粉,但有很多东西是灰色地带。

  我想问一问法制日报,在很多问题上,一个官员无作为是没有犯罪的,他的很大浪费,现在也认为浪费是很大的犯罪,很多的保健品吃了以后根本没用,甚至以后有害,但是花了大量的钱,而他却不犯法,这怎么鉴定,我提出来我的看法,我不知道该怎么鉴定,最大的问题,最大的责任人是谁,我觉得是广告和宣传,这是最大的责任人,为什么很多老百姓这么信说这个药解决问题,吃了几敷以后弯着的腰开始能站起来了,我记得最长的一个片子一共广播了4分半钟,一个药丸说可以治疗类风湿关节炎,从一开始弯着腰,用了很多人来解说它怎么好,到现在我看不到有什么好处,而且我看到有些病人吃了也不见得弯着腰又站起来了,广告这些东西,我看了很大责任人在广告和宣传,包括一些明星,这些东西算不算跟法有关系,我不知道。总之我觉得是灰色地带,化妆品更是这样,比如防晒的、隆胸的,有些是含有毒的东西,今天既然是论坛,我提出我的看法,我觉得这个灰色地带是很害人的。

  有些东西,我记得我在第一届说过,当时罗所长做了快速检测,那个时候有一个中药叫大力神,在很多省用了,在广东省很快制止,因为大力神是“神奇”中药,改善性功能,两小时就有效,实际上里面含有大量的杂质、超量的西地那非(伟哥),这些东西在广东省很快得以控制,所以我提出来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浪费是一个犯罪,是否能提到执法的角度。

  第三个看法,我非常赞成中央提出来的全程监管,从农田到饭桌,从实验室到病房,我觉得光是到这端还不够。搞这行的人还要看长远,到农田、饭桌以后,对健康怎么样,从实验室到临床以后,对疗效怎么样,这个时候医生很关心。

  烟草有害健康,当然这不是搞食药和搞安全的,但这个过程怎么考虑,在西方很多国家搞了四五十年的研究,同时烟草业也搞了四五十年的研究,如果降低焦油,如何用滤嘴,最终证实就算降低焦油,也都是有害的,有几个官司打了以后,烟草公司赔几十个亿,结果也赔了,现在烟草公司要非常明确的写或者画个骷髅,写上严重的有害健康,但中国就没有,这是长期损害健康的东西。有些东西我们没有检测标准里面没有,但长期考虑会不会影响健康。我现在一直在想,肺癌,在广东地区和全国地区增加得最快,这跟抽烟和雾霾有关系,同时肠癌在中国发展得很快,直肠癌、结肠癌这些增加得很快,还有乳腺癌、前列腺癌,这几个肿瘤是什么问题?是因为生活方式的改变还是因为食物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因长期食用而造成的。现在在南方、在大城市里面肠癌增加得非常快,还不知道为什么,跟食物有没有关系,跟防腐剂有没有关系等等,这些东西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们需要跟各方面联合起来搞好长期的观察。也就是说我们除了除了观察急性的影响,还要观察长期的影响,对健康的影响,所以我觉得单纯从农田到饭桌还不够,还要延伸到健康有没有影响。